下午察:上饶宠物狗扑杀只是差了一点温度?

下午察:上饶宠物狗扑杀只是差了一点温度?
上周五曝光的“江西上饶宠物狗因主人隔离被扑杀”事件引发众怒。图为去年2月中国疫情全面暴发初期北京街头的遛狗人。(路透社)

 从上周五(12日)开始引发全网谴责的“江西上饶宠物狗因主人隔离被扑杀”事件尽管以“取得当事人谅解”、涉事人员被调岗而剧终,但在网上引发的连锁反应仍在发酵。

继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前天发文呼吁“无论多么正当的防疫工作都能够尽量做到有温度”后,央视网昨天也发文指出,宠物不能被当成畜生,这样的做法“操之过急,一刀切”,同样呼吁“隔离不能隔掉温度”。

引发众怒的杀狗事件并不是中国首例因冠病而被处死的宠物。就在本月初,四川成都一女孩因行程与某确诊患者重合被隔离,她养的三只猫在未通知她的情况下被“处理”;再往回追溯两个多月前,黑龙江哈尔滨三只冠病检测呈阳性的宠物猫在未经主人同意的情况下被实施安乐死。

但此次宠物狗遭扑杀又有点不同。爆出的视频直观地展示出工作人员现场棒打宠物狗的残忍和弱小宠物被残暴虐待的无助,引发网民强烈的愤怒和同情;更重要的是,当地部门在事件曝光隔天后发出的情况通报中,对撬门入室的行为解释得理直气壮,对未经主人允许扑杀其宠物狗的行为用一句“无害化处理”轻轻带过,整篇行文透出的冷漠和草率,再次引发网民极度不安。

视频显示,当地工作人员现场挥舞棍棒打宠物狗,逼得宠物狗躲到桌底下。(互联网)
江西上饶当局的这篇事件通报被胡锡进指为“即使从危机公关的角度说,也不是一篇成功的信息通报”。(微博)

有人不禁质疑,撬门入室强行杀狗的行为仅仅是“失去了温度”而已吗?

官媒的“温度论”

在上饶杀狗事件通报出炉隔日,胡锡进就在个人微博对此事发表了看法。这篇文章看似是在批评上饶当局处理不当,对广大网民的不安感同身受,还特别提到“对打死那只宠物狗使用了‘无害化处置’的描述,令很多人难以接受”。

但他话锋一转,用大量篇幅强调“就事论事,不宜将批评扩大为对那个街道、乃至信州区目前防疫工作的整体否定”,要避免上纲上线,并说“在视频的镜头中,它记录的只是信州区当前紧张抗疫无数镜头和画面中的一个,我们应当能够同时复盘信州区组织抗疫的更大场景,知道那里正在进行一场艰苦的战斗”。

大概是为了再次缓颊网民的情绪,胡锡进在文末又说,“人们希望无论多么正当的防疫工作都能够尽量做到有温度”,官方和公共力量应重视。

胡锡进强调,江西上饶发生的杀狗事件要“就事论事”,不宜将批评扩大为对防疫工作的整体否定。图为江西德兴防疫人员在为市民检测核酸。(法新社)

老胡巧妙将此事定性为“缺乏温度”,而避开了“上纲上线”的侵犯公民权利甚至破坏法治。

无独有偶,央视网在昨天的评论中也提到了“温度论”,认为“宠物本无事、先行扑杀之”的做法师出无名,疏忽居民情绪,增添社会成本。

和胡锡进一样,央视网也以“和事佬”的口吻劝解道,“防疫工作非常不易,基层压力非常之大。此小区是有阳性患者的小区,高度重视,雷厉风行,是必要的,可以理解”,并称虽然政府和居民有尽快战胜疫情的共识,但缺乏对“宠物怎么办”新兴问题的共识,试图用“基层对新问题的认识不足”来息事宁人。

从“无害化处理”到《动物防疫法》

不过,网民对官媒的“温度论”并不十分买账,他们直言相比于扑杀宠物,这件事更值得关注的是公共权力对私人财产的侵害。

从上饶政府要求被隔离者离家不得锁门,到发现锁门就叫警察撬门入室;从没有沟通、没有得到同意就把当事人宠物狗杀掉,再到一纸通报称当事人“对疫情期间防控措施表示理解”敷衍了事,都多少能看出当地工作人员对公权力的滥用和对私人权力的无视。

尤其是引起争议的“无害化处理”。这个说法可追溯至中国农业部2017年印发的《病死及病害动物无害化处理技术规范》。规范明确无害化处理是指用物理、化学等方法处理病死及病害动物和相关动物产品,消灭其所携带的病原体,消除危害的过程。具体方法有焚烧法、化制法、高温法、深埋法、硫酸分解法等。

显然上饶被扑杀的这只狗并不属于此范围,不仅是狗未经过是否感染冠病病毒的化验,就连它的主人都未确诊感染。

针对这一点,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简称它基金)今天发文搬出与防疫有关的《动物防疫法》《一、二、三类动物疫病病种名录》以及《传染病防治法》相关规定指出,一来宠物狗不在允许扑杀的染疫动物种类,二来连冠病也不在疫病病种名录,更何况这只狗根本没有确诊染疫,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说,相关涉事工作人员的行为都缺乏法律依据,属于违法甚至涉嫌犯罪。

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简称它基金)今天发文指相关涉事工作人员的行为都缺乏法律依据,属于违法甚至涉嫌犯罪,并申请上饶市信州区政府公开经上级批准对该小区居民家中宠物犬猫作出的“无害化处置”决定书。(微博)

它基金还说,政府工作人员行使公权力的基本原则,是“法无授权不可为”,即政府工作人员只能依法行使权力,不能违反法律规定,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

它基金因此要求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相关规定,申请上饶市信州区政府公开经上级批准对该小区居民家中宠物犬猫作出的“无害化处置”决定书,以及该决定所依据的法律法规;上饶市信州区政府工作人员执行该决定过程中,具体处置方式、处置种类、数量,处置过程中与居民的具体沟通情况。这一要求也获得了网民的一致支持。

防疫工作不只靠“温度”

一些网民对杀狗事件提出自己的担忧,称如果借着顾全抗疫大局的名义,可以随意处置一条狗,下次是不是也可以随意处置一个人。

有网民指,爆料的狗主人以及在微博上转发的博主因受威胁而删帖,通报中所谓达成“谅解”也就意味深长。

还有网民总结说,“打狗和时空伴随都在说明,无论是鸡毛还是令箭,都可以毫无成本的顺畅的侵害任何一个普通人的基本权利。”

实际上,在中国高强度动态清零的防疫工作中,公权力的行使和个人权利的保障之间如何平衡一直是个难题,这也取决于地方抗疫过程中能够做到的精细和精准程度。

以抗疫模范生上海黄浦区规定为例,在转移居民到宾馆集中隔离时,家中宠物可随行前往。而北京大兴区则规定,在对居民进行集中隔离时,如果家庭中有宠物需要饲养,可以留下一名家庭成员居家隔离以照料宠物。

带着“温度”抗疫固然是最理想的,但如果指望以此来避免杀狗事件的发生,则显得避重就轻,也难以真正平复网民的不安。

下午察:上饶宠物狗扑杀只是差了一点温度? 下午察:上饶宠物狗扑杀只是差了一点温度?
头条 |深度 |投研 |行情

版权声明:管理员 发表于 2021-11-16 19:26:00。
转载请注明:下午察:上饶宠物狗扑杀只是差了一点温度? | 块信息- 只做价值块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