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性要超过Delta变体:科学家建模出新型SARS-CoV-2新冠变体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人员构建出一种数学模型发现具有与Delta变体相似特征的SARS-CoV-2变体---增强了传播性和感染以前感染/接种过疫苗的人的能力---将引起更严重的大流行病,与单独具有这两种特征之一的SARS-CoV-2变体相比,导致更多的感染和突破性感染/再感染。

[原标题:Cell:类似于Delta变体的SARS-CoV-2变体最可能增加COVID-19大流行的严重性]

威胁性要超过Delta变体:科学家建模出新型SARS-CoV-2新冠变体

这些发现有可能帮助科学家们和公共卫生官员解释新变体和现有变体的重要性,并根据变体的特征为各种情况设计有针对性的公共卫生对策。相关研究结果于2021年11月18日在线发表在Cell期刊上,论文标题为“Population impact of SARS-CoV-2 variants with enhanced transmissibility and/or partial immune escape”。


威胁性要超过Delta变体:科学家建模出新型SARS-CoV-2新冠变体

威胁性要超过Delta变体:科学家建模出新型SARS-CoV-2新冠变体

威胁性要超过Delta变体:科学家建模出新型SARS-CoV-2新冠变体

威胁性要超过Delta变体:科学家建模出新型SARS-CoV-2新冠变体

威胁性要超过Delta变体:科学家建模出新型SARS-CoV-2新冠变体

威胁性要超过Delta变体:科学家建模出新型SARS-CoV-2新冠变体

论文第一作者兼论文通讯作者、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系博士后研究员Mary Bushman说,“迄今为止,免疫逃逸(immune escape)---一种变体逃避免疫系统并导致再感染或突破性感染的能力---的证据好比是红旗(red flag,危险的信号)。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这也许更像是黄旗(yellow flag)---这本身并不是一个大问题。但是当它与增强的传播性相结合时,那么它就可能是一个真正的大问题。”

随着COVID-19大流行的进展,最初的野生型SARS-CoV-2病毒的变体已经出现。一些变体迅速成为主导毒株并增加了感染人数,如Alpha变体和Delta变体,而其他变体,如Beta变体,未能占据主导地位或对COVID-19大流行的发展轨迹产生重大影响。为了了解某些因素对COVID-19大流行的影响,Bushman构建出一种数学模型,它模拟由假设的变体推动的大流行将如何影响正在使用戴口罩与物理距离和疫苗接种各种组合的人群。

该分析模拟了COVID-19大流行的几种不同的假设变体,这些变体包括两种特征的多种组合:增强的传播性,类似于Alpha变体;部分免疫逃逸,类似于Beta变体;增强的传播性和部分免疫逃逸,类似于Delta变体;以及不具备这两种特征中任何一种的变体。该分析还考虑了某些变量,如戴口罩/物理距离或疫苗接种,将如何影响COVID-19大流行的轨迹。对于每一种情形,这些作者都分析了感染的总人数,以及通过接种疫苗避免的感染人数所占的百分比。

图片来自Cell, 2021, doi:10.1016/j.cell.2021.11.026。

Bushman及其团队确定,仅具有增强的传播性的变体就可能比能够部分逃避免疫系统的变体更危险。然而,具有这两种特征的变体可能比单独具有其中任何一种特征的变体造成更多的感染、再感染和突破性感染。

根据这种数学模型,预测疫苗接种在类似于Delta变体的SARS-CoV-2变体情况下也是非常有益的,因为疫苗接种将阻止一种更具传播性的病毒潜在导致的更多感染病例,而且突破性感染的温和性质应该大大降低总体死亡率。

论文共同作者、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系副教授William P. Hanage说,“人们认识到像Delta变体这样的变体的出现使高水平的疫苗接种变得更加关键,这一点真的很重要。即使我们不能消除这种病毒,我们也能确保人们在面对它时有最好的准备,而一种更具传播性的病毒意味着在没有接种疫苗的情况下会有更多的感染,所以更多的人可以从疫苗接种中受益。”(生物谷 Bioon.com)

参考资料:

Mary Bushman et al.Population impact of SARS-CoV-2 variants with enhanced transmissibility and/or partial immune escape. Cell, 2021, doi:10.1016/j.cell.2021.11.026.


头条 |深度 |投研 |行情